入音入画 出神出彩——观京剧《东方大港》

  

入音入画 出神出彩——观京剧《东方大港》

 

   2023年4月,笔者接连在北京保利剧院、国家大剧院观看了《红船》和《侨批》,这两部引发热议的歌剧作品出自同一剧作家王勇之手。没过几天,笔者又在梅兰芳大剧院观看了他的京剧新作《东方大港》,这算是他在连续几年完成多部引发轰动的歌剧及其他戏曲品种创作之后,回归京剧创作的又一原创现代戏剧本。从以“一钩准”为最高技术标准的人工操作海港到机械化无人操作的“东方大港”,这是一个如火如荼的工业化全过程被一点一滴精细艺术化的过程。选择这个题材开展创作需要大气度、大勇气,完成这个题材创作也需要大智慧、大才华。

   通观王勇的剧作,他似乎特别擅长提炼醒脾的意象,从之前的一艘船(歌剧《红船》)、一座碑(河北梆子《人民英雄纪念碑》)、一本日记(歌剧《天使日记》)到现在的一封信(歌剧《侨批》),再到刚刚首演的这座东方大港,都是不用挖掘思考就会主动悬浮于前的鲜明的意象。写旧产业走向现代化,写旧海港在新时代屹立东方的格局与气派是《东方大港》要完成的核心点,海港的脱胎换骨、变化发展于整个社会与时代而言,虽是一个小切口,却负载着历史的千钧重任。笔者大约于一年前读到过剧本初稿,当时剧名还是《新海港》,此次首演舞台呈现以《东方大港》定名,青岛港的意象从历史迈入当前,从东方走向世界,文本创作从舞台出发围绕这座海港进行的“立象以尽意”的剧构,无疑为二度创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王勇在剧作结构上是个多面手,既长于《红船》那样欢脱跳跃的、一部剧转场四五十次的写法,也长于《侨批》《人民英雄纪念碑》等以家庭、以人物关系为关目结构的写法。京剧当然有别于歌剧,感觉这次剧作家的写法主要向着传统的主“情”与主“角儿”的方向在回归,《东方大港》是回归到“角儿”的因人设戏,是主情的戏曲剧作。以人物关系来构建剧情、推动情感发展本是古典戏曲的一种典型形态,对王勇这样的剧作家而言也是相当轻松和驾轻就熟的。

   《东方大港》的人物关系相对简单、平常,但情感纽带依然缜密紧实。剧作者着意于一个人或者说一小群人,以他们负载了时代使命,也负载了理想荣光,该剧可以说是一部人与情高度浓缩的作品。剧作主要涉及并肩同事关系、夫妻关系,也侧笔牵出了师徒、母女、、上下级、朋友等关系,在相对简单的主要人际关系中尽量还原出主要人物在生活、工作中的本真状态与质感,以日常还原历史。不得不佩服,这是一种勇气和能量,把历史化入人民、化入家庭、化入生活、化入点滴,就在这日常与朴实无华中,以一人、一小群人的真心实意、真情实感,以他和他们的生活与实践成就历史真实的依托并汇聚成无边力量,所以剧本看着平顺,却奔涌着,看着朴素,却洋溢着令人信服的能量。

   剧作家应该是设身处地,将新时代的事业巧妙地做了软化,将事与时代赋予都化入到行动中的人,即在人与人的关系、人与事业的关系中展开推动,也即将较难的行业题材转化成戏曲所擅长的人的题材来编织,并且最终落实到人的情感来抒写,也可以说是落实到饱含新时代产业工人的个体情感与集体情感上来抒写。以张连钢为代表的“连钢创新团队”迎面向我们走来,带着新时代的个体的技术与理想,也满怀着新时代的集体主义豪情。

   剧作着意设置了一组主要行当齐整而各具特色的现代产业、科技工人群像:从青岛港到以组长为代表的管理者;从“学习型、知识型、创新型”当代一线产业工人杰出代表到各专业的“连钢创新团队”核心骨干成员;再到一线工人背后的家人亲朋等,这种产业小群像的塑造力图以较立体的、覆盖面较广的各专业、各身份的人物体现出“新海港”集成又专业分工精细的现代科技产业发展新貌。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以徐振超为代表的老一代工人与张连钢为代表的科技骨干之间以及夫妻为代表的家庭事业之间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的关系,从而从管理层,到技术层,到后勤、家属等层面,较为立体地描绘了一幅新海港的科技产业群英谱,勾勒了工业题材中的一线新形象。角色因人设戏,主要关系中最主要的几个人物分别由老生、青衣、花脸承担,主要唱段与表演主场安排也相应饱满,演员表演风格利于体现各自鲜明的行当、流派与人物特点,因此全剧整体看来是戏曲观众偏爱的风格,这种戏在艺术形式表现上往往落点实在,观众看着过瘾。

   除了演员,该剧的成功最关键的还要归功于出色的唱腔与音乐设计,朱绍玉及他的在音乐创作上的贡献是本剧得以出彩的大功臣。从剧本人物、情境设定出发,结合演员行当、流派及个人特点,做好唱腔设计安排于朱绍玉这样的大家而言不是难事,先生肚里无比宽绰,一直是全国京剧音乐创作者,加上长期合作的王天赐和刘洋的加盟,《东方大港》在音乐设计上也是很成功的。全剧板式的丰富性、旋律的优美自不待言,从老工人许振超【西皮原板】上场与技术骨干张连钢【二六】见面,到【散板】【流水】【原板】变化,举重若轻间完成原技术高手与新技术高手的并肩亮相;第二场夫妻主场包饺子,一整套【西皮快板】转【原板】【流水】【快板】,接【清板】【原板】【流水】【宽板】【散板】,夫妻之间互探口风,把互相关爱灌注于演唱中;第四场技术攻关改用【反二黄宽板】【反二黄散板】转【流水】【散板】【流水】完成,其中三位技术骨干李永翠、徐永宁、管廷敬的【反二黄三重唱】使得音乐层次色彩更加丰富,尤其是张连钢百感交集,沉浸式表达心境的【反二黄散板】转【慢板】转【原板】转【散板】更是让观众充分领略到奚派唱腔“以字定腔、以情行腔”之美。该剧因人编腔,音乐设计者为王艳、王越以及剧本角色量身定制的为数不算多的几处重要唱腔设置也都是各扬其长、各具特色,甚至是相对次要的角色丁小先的一段麒派味道的【西皮流水】唱腔也为全剧音乐丰富性增色不少。如果再从作曲与配器的角度来看,交响乐队的配置与发挥为营造题材的“现代感”和“科技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本剧从序之大幕多媒体亮起,京胡与交响、锣鼓的进退融合开始,其实就奠定了整体音乐风格,这是一部既传统又现代的戏曲作品,是被题材推动在艺术形式上同步往前走的创新之作。

   回到演员,《东方大港》无疑是一部大男主戏,张连钢作为一号主角由中青年奚派领军人张建峰担纲。奚派原重字音字韵,重唱功也重表演,素有“错骨不离骨”的高阶追求。张建峰以洞箫之音唱过传统戏,也唱过新编历史剧,扮演过帝王将相、文臣儒士,将奚派的文人雅韵气质任意挥洒。笔者也看过他主演的历史题材剧,再看此次现代戏人物张连钢,他在表演设计与节奏把握上更加松弛洒脱、流畅自然。辅以王派青衣、花衫王艳,裘派花脸王越两大角儿的挎刀相辅,《东方大港》应有的戏曲艺术之技之艺都得到了炫彩发挥。

   受限于当然也是得益于题材的要求,剧作在音、画等舞台呈现层面上体现了不拘一格的大气象布局与有意营造。作为既是学院型又是实践型的导演,笔者以为卢昂对《东方大港》舞台的整体把控首先是朝着大格局、大气派走向努力的,因此剧目在音乐与舞台创作上也相应做出了大题材表达的创新性尝试。如果说该剧音乐在听觉上完成了“大港”的厚实澎湃,那么舞台则在视觉上实现了“大港”的深阔拓展。多媒体在舞台设计上的运用与交融给予了舞台空间多层次度的极大发挥,产业题材的“时代感”“工业感”“科技感”栩栩展现在观众眼前。在具体场景的布置与转换中,往往内景中透出大外景,大外景又包裹着小内景,结合时隐时现的海鸟鸣叫、海浪阵阵等声效,家、国和海港事业在空间上实现了更加有效的立体连接。舞台调度与设置在气质和整体风格上应该说是统一了产业剧的气质,海与港的外景、拼与闯的内劲以同频共振的节奏同步推进,也因此洋溢出蓬勃的时代气息与鲜明的题材特征。

   作为工业题材剧,《东方大港》在剧本创作上回归到主“情”、主“人”,在音乐、表演、舞美、灯光、服化道等各个层面尽量各展其能,在炫技、炫艺、炫音、炫画的综合艺术探索中努力守正京剧本体之美,也毫无疑义地在拓展创新中遭遇到全行业普遍面临的共同难题、难点。艺术攻坚不能一蹴而就,关于古典化的程式化表演的现代化问题,关于唱腔音乐的新编问题,关于现代化舞台美术与演员表演的相互成就问题等,迈出的每一步都是积累,每一次实践都是经验。戏里,《东方大港》工人阶级先锋队的、理想,不畏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潮涌不息;戏外,舞台艺术工作者在追求古典艺术现实题材的当代表达上同样昂扬出迎难而上、稳步探索的理想与豪情,《东方大港》是前行之作,是蓄力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