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批评书法精神的指向黄昆生书法创作的转变

书法艺术点评_书法的点评_书法点评艺术特色/

   书法点评艺术特色_书法的点评_书法艺术点评/

  黄坤生书法作品

   20世纪90年代至新世纪初的10年间,漳州书法家的大草创作曾一度引领书坛。 李木蛟、柯云汉、黄坤生、沉惠文等书法家相继高频率“冲击”书法界。 其大草理念和技术,极大地延续了明清大草的遗风。 这群大草地上的书法家的才华和艺术潜力令人印象深刻。 这段时间,漳州无疑是书法界的重镇。 漳州是历史文化名城,孕育了钟绍经、蔡襄、黄道胄、弘一等众多有影响的书圣。 漳州文人墨客辈出,文风卓越,朱熹、黄道周、林语堂在中国文化史上熠熠生辉。 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黄昆生是漳州书法家中走出的著名书法家。

   20世纪90年代,跟随漳州大草的潮流,黄坤生开始了大草的创作。 这一时期,他的线条圆润、扎实、流畅,使他的文笔生动活泼,有一种狂野的气势。 他本可以顺着这种活力,以展览的热情维持大草创作,但他转向铁雪,转向晋唐融合的写作探索,开始“优雅”和“深化”自己的创作。小路。

  一个艺术家的成熟,不仅取决于书法的表现才华,更取决于是否有越来越浓郁的书法表现力。 黄昆生并不是一个只顾自己、满足于自己原创创作成果的书法家。 他的清醒的自我反思和自我突破贯穿于他的书法创作之中。 他目前的大型草作作品《沁园春雪》和《李商隐诗》传达了自我改造、自我涅槃的痛苦信息。 经过十多年对经典的提炼和解析,他近期的《水仙》、《夏日友人》、《李白诗》等作品体现了他在“大草技法”和“大草写意”建构上的定位。 他提炼了大草的精神,深化了表现的内涵。 随着大草术的融入,他对大草节奏的掌控能力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展现出动人的艺术力量。

  黄昆生早期的书法创作注重“形”与“态”。 无论是楷书还是草书,都有开放的姿态,变化丰富。 比如,行楷具有黄庭坚的开放式结构特征,大草的创作具有晚明的率真、自由,形成了较为饱满的视觉张力。 但现阶段他也存在两个局限性:一是起草方式过于自由,缺乏深入的古典美学支撑; 二是创作语言不够深入,缺乏更广泛的表达能力。 优秀的艺术家有不断反思的能力和调整的方式。 以此为起点,黄坤生不断拓展自己的艺术道路,踏上了漫长的书法探索之旅。

  黄昆生书法的转变,大到整个书写的精神,小到书写的具体动作。 他从“二王”的笔画和起笔的动作开始。 行书刻意强化了入纸的动作。 比如竖画,起笔后有一个向内弯曲的姿势。 这个姿势也是王羲之典型的“内向”姿势,与王献之的“外展”不同。 这个姿势与开始写字的方式有很大关系。 尤其在褚遂良的楷书《大字印符经》中应用最为广泛。 此笔法出自《兰亭序》。 这种笔法在黄坤生的行书尤其是对联中经常使用,足见他对铁雪笔法的微妙观察和理解。

  此外,黄坤生还一改原来扭转用笔方向的方式来丰富用笔动作的线条变化,改为“一直下”的用笔动作,使线条品质干净简洁。 这种变化是内在质感的变化。 他的行书“直下”的笔法与青年书法家“二王”笔法的纯粹不同。 这个纯度也可以理解为单一。 我见过的他的几幅对联作品,线条表现干净简洁,没有任何杂质。 比如行书联《文道书丛》中俊秀飘逸、清正正气的寓意与原来宣传的不同。

  对于黄坤生的写作转向,我更关注他的草写转向。 他从明清两代转向唐朝的“盛世”,把目光聚焦到怀素王朝。 无论怀素还是张旭,两位书法家的大草经典作品并不多。 可以说,每部作品都承载着历代文人的审美眼光,并逐渐成为大曹的审美标杆,甚至成为大曹的审美基因。 无论是否是怀素的原著,怀素的《自传》都被视为怀素风格的代表作,也成为了大草的审美伦理。 黄坤生的大操被精心融入《自传》中,从三个方面全面改造了他以往的大操。

  首先,向草书的转变。 他近年的草书作品对“子虚帖”草书符号的运用日趋成熟。 不过,他的草书写法并不是直接照搬《子虚帖》,而是通过吸收、变化、强化等技法,让人感觉出自怀素,但又很难具体指出具体字形有多么相似。是。 他的草地适应能力很强,表现也相当不错。 通过他的草书手法,我们依然可以看出他早年对字形变化的敏感,以及对字形空间对比的把握。 比如《蜀槐》中的“开”字,“开”字的上半部分是打开的,下半部分是打开的。 局部收紧,《立冬田野行》中的“气”也同样处理,有的词上下反收紧。 这些符文的空间变化所形成的韵律,让整个草法通透,充满变化。 立足经典、修养性情,他的作品因强化了对现代空间变化的意识而具有现代性意义。

  其次,草的线性质量的方向。 他在草的线条质量方面,从怀素那里吸收了大量的养分,特别是中心的远景用笔方式和大量细快的表现方法,改变了早期肥厚实实的线条质量。 。 怀素的线条质量,纤细苍劲,飞白空灵,给大草的意境带来了很大的笔触想象空间。 黄坤生的大草有很多飞白、细纹,以及大草空出部分的创作。 很大程度上是作者审美观念的升华,大草的品质具有非凡的质感。 我们见过很多大草作者,技术全面,线程质量过硬,却陷入了庸俗的产品。 它们在很大程度上不会留白、造假,达不到大草通透的意境,让人没有想象呼吸的空间。 事实上,黄坤生天生就是草根的线性品质。 除了虚实节奏外,还有长线短点的长短节奏、粗细节奏。 这些都赋予了他对草的表现丰富的方向。

  第三,大草体的方向。 他发现了怀素大草姿势的奥秘,加深了对大草姿势的理解。 《自报扎》中的大草气息以姿态呈现,“曲”与“直”的形式使篆书的笔触获得了“惊蛇入草”形象的经典品质。 黄昆生深深体会其中的深意。 作品中大量使用了圆弧和圆。 同时,作品中穿插“直”的线条,使转弯方折,长线短点连接。 。 这些姿势都是从“自述帖”中拆解出来的,拆解后又重新整理。 它不是对原始帖子的简单转移或模拟。 我们在他对传统的吸收中看到了他非凡的改造能力。 黄坤生在《自述帖》中带来的视角无疑很有启发。

  黄坤生的笔迹转动,使他成为一个有内在洞察力的书法家,他的字有一种存在感。 他的创作转向体现了他对书法意义的不懈追求,构成了他当代书法理想的精神基石。 但如今的书法追逐获奖潮流,缺乏探索,无法有效诠释自己的内心,无法引发读者的感动或共鸣。 很重要的原因是书法被经验技巧所僵化,书法家是技巧的囚徒。 不再盯着自我精神存在的真实处境,远离真实的自我。 黄坤生还在做自我剖析,还在走向成熟。 正如他的探索一样,我们对他的期待也在不断扩大。

   书法点评艺术特色_书法艺术点评_书法的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