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秉鐩金郝侯的比较

  

丁秉鐩:金、郝、侯的比较

   近代花脸三杰,人称金、郝、侯,就是金少山、郝寿臣、侯喜瑞。

   为什么称金郝侯?而不称郝侯金,或侯金郝呢?这是就他们在戏班的地位所排的次序。因为金少山挑过班,挂过头牌。郝寿臣最高挂二牌。侯喜瑞只是各名角的硬配,最高挂四牌而已。旧日戏班的牌次,老生或旦角分挂头二牌,三牌是武生,以次才轮到别的角色。唯有武生挑班的杨小楼,二牌用郝寿臣(李万春、李少春也以武生挑班,二牌仍是旦角)。马连良、高庆奎各有一段时期,二牌用郝寿臣;其余大部分时间,二牌仍是旦角。这已经是郝寿臣的异数了;而花脸挑班,也只有金少山的一份。所以按地位来分,才有金郝侯的顺序。二十七年,北平国剧艺术振兴会办花脸大会,开场是王泉奎《白良关》,第二出刘连荣《取洛阳》,第三出侯喜瑞《丁甲山》,压轴郝寿臣《审李七》,大轴金少山《御果园》,就按这个顺序排的。

   谈起金郝侯三个人的成名早晚来,倒也和这个顺序接近。从清末宣统到三年,郝寿臣除了辍演一个时期以外,他与金秀山、金少山也同过台,曾经同隶刘鸿升的鸿庆社,郝的戏码,总是在金少山前边。金秀山父子,除了刘班以外,还搭谭鑫培的班儿。谭的花脸先用何桂山(即老何九),后用金秀山、李连仲;而且民初几次到上海,都是用金秀山的花脸。民四金秀山、少山随谭到上海,就没有再回北方来。一直到二十六年,金少山才衣锦荣归,回北平挑班唱头牌了。谭鑫培民四自沪回平以后,花脸就用黄润甫了。

   侯喜瑞是喜连成社第一科大,出科以后,虽然开始搭大班,也只是唱开场前三出。到了十一年搭高庆奎班的时候,郝寿臣已经蒙高庆奎重视了,侯喜瑞还是配角,戏份儿只有郝的一半儿。以后他历搭杨小楼、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马连良和各大坤伶的班,但始终是硬配角,声势上不如郝寿臣的独当一面。所以按地位和成名早晚来说,金、郝、侯的顺序,倒是自然而合理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三个人的剧艺评价也是这个顺序。如果直觉地以为金少山值一百分,郝寿臣值九十分,侯喜瑞值八十分,那就错了。依笔者个人对他们三个人的评价:郝、侯剧艺在伯仲之间,各有千秋;金少山的剧艺成就,并不如郝、侯。下面不妨就他们三个人的剧艺,加以分析比较:

  

 

  

侯、金、郝

  

连环套

 

   金少山的天赋条件最好,方面大耳,身材魁梧;站在那儿像半截黑塔,天生是唱花脸的材料。嗓音高而宽,气力充沛,说他的嗓音能声震屋瓦,真不算奉承。梨园管嗓子叫“本钱”,有嗓能唱,沾了大部分的光;其余的做派、身段、武功差一点,观众都能原谅。反之,如果没有嗓子,就吃了大亏。即使念、做、武功都好,也不容易红起来。所以金少山的成功,四分之三靠天赋,他能破天荒以花脸挑大梁即在此。但是他嗓子坏了以后,就一败涂地,没人听了。因为观众就是冲他嗓子来的,剧艺其余部分,并没有什么能特别吸引人的。论唱的韵味,金少山只是粗枝大叶,与老生行的谭富英相似,就卖嗓子;其余字眼、行腔等等,并不考究。在铜锤里,金少山韵味不如裘盛戎和王泉奎。人工方面,金的条件最差,武功虽非“刀枪不入”,不过比划而已。做表、念白也是粗枝大叶。

   郝寿臣天赋不如金少山,身形矮而胖,嗓子发闷,但是人工比金强。唱工虽然是功夫嗓儿,可是有味儿,耐唱,也受听。武功不行,与金在伯仲之间;但亮个相儿,使个身段,比金是样儿。做派、念白则细腻、考究,比金强太多了。

   侯喜瑞天赋最差,人工却最好。他的个子也矮,但并不胖,比郝受看。嗓子干涩喑哑,他不能唱铜锤;但是他的字眼考究,喷口有力,唱几句另有味道,学黄三晚年尤为酷似。念的功夫,已到炉火纯青。清楚、有力,抑扬顿挫,层次分明。大段儿的如《连环套》“坐寨”、“拜山”,小段儿的如定场诗。最简单的如一句白口,都能从沙哑的声音里,要出好儿来。例如:有一次二十五年秋,梅兰芳自沪返平后,梨园公会义务戏里,《龙凤呈祥》,他饰张飞。定场诗:“英雄秉性刚,威名在当阳;四海无敌将,一声断桥梁。”二十个字,落两个满堂好儿。《青风寨》里,李逵出场之前,闷帘念声“走哇!”嘶哑的声音,可是能送入观众的耳鼓,立刻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所谓“此处无声胜有声”,堪为写照。比那声如洪钟的“走哇”,显得含蓄有意境得多了。至于身上的边式,武功的矫健,在架子花里一时无两。做派也洒脱,善能刻画;不过有时失之粗犷,过火一点,细腻逊于郝寿臣而已。

   所以按花脸的“唱”、“念”、“做”、“打”四门功夫平均地来衡量,侯第一,郝第二,金第三。这“打”字包括开打、亮相、身段、架子和小动作在内。若合“唱”、“念”、“做”,则郝寿臣第一了。只论“念”,还是侯第一。只论“做”,郝第一。只论“唱”,“唱”的味道,郝第一;“唱”的字眼,侯第一;“唱”的嗓子,金第一。所以金少山的能称为名净之首,是全靠天赋帮他的忙的。

   金郝侯三个人的脸谱都很讲究,各有千秋。一来,他们都是师承有自:金少山除了师法他父亲金秀山以外,有些架子花脸戏是习自刘永春的。郝寿臣先师承李连仲,后学黄润甫。侯喜瑞则远宗钱宝峰,近法黄润甫。这些人都是名家,脸谱都有专长,金郝侯宗法他们,总有准谱儿。二来,他们三人对勾脸谱也很用心钻研,所以都能自成一家。如果严格分析起来,金少山以整脸、六分脸、三块瓦见长,大方好看,这和他的脸型也有关系。郝寿臣的粉脸最好(也就是奸佞脸),能透出奸相来,其他的脸也细腻。侯喜瑞以勾勒规矩、谨严取胜;尤其碎脸,更一丝不苟。总结考语:金是“大方”,郝是“细腻”,侯是“谨严”,如果打分数,每个人都能打九十分以上。

   《菊坛旧闻录》中国戏剧出版社1995年10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