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富英之战太平为何受社会推重

  

谭富英之《战太平》为何受社会推重?

 

   今年富英以《战太平》一剧,先演于沪,继于津,日前更演于新新。成绩之佳固为向所未有,而使一般评英秀《骂曹》之“击鼓”,《琼林宴》之踢鞋(是否能以头接鞋,恕我不知道来吧呀咦㕭!),《碰碑》之卸甲丢盔,《状元谱》之板子,《打渔杀家》之甩“紫花老斗”者,一致而详评其《战太平》配角之唱工表情,转易风气,真不愧为英秀堂之佳子弟,谭老板当可以含笑于地下矣!

   富英艺事风格,可以方之名画家溥心畲偶一为之“界画”。线条严整,既不同于工笔之过于纤巧,复弗如写意之粗犷含混,有时非大幅景物,亦能于简单中见矩度,拘板中有神韵。富英以此种风格演简洁吃力之唱、轻描淡写之做之《战太平》,饰“黑三”角色之花云,无往而不适如其分。在其个人之艺术表现上,自较易讨好于《托兆碰碑》等“澹”“白”髯口各剧。唯就唱工一项言之,其吃力又自过于《碰碑》之反调数倍!今后可与《探母》《定军山》等,同列为彼个人之“杀手锏”,于出演外埠时,少不得于演唱时期之中段动他一动,如散兵线之有“延伸增加”,借以培植叫座之持久力量也!

   富英在今日“时派”风行之老生行,而演谭门本派之《战太平》,可以称“唯我独尊”,盖如由老谭唱红之《珠帘寨》。

   别人尚可“加花兑水”以求畸形发展,唯于《战太平》,如亦求一“硬碰硬”之继起同行,则“力不足也”,应为同一先知先觉之弱点。某君更谓《战太平》中,唱固一难,台风似亦有关胜败,杀身成仁之花将军,岂亦可与“满髯”义侠同其气概耶?是以富英扮相亦颇占上风,如被擒后见二夫人假扮疯妇之神情,及挣脱标杆、夺双刀之下场亮相,全有“上镜头”的必要。不知申江摄其《珠帘寨》全堂舞台面之大都会照相馆,亦曾有见及此两场否?

   (摘自 《立言画刊》1938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