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的文学批评应该是一面镜子而不仅仅是锦上

“戏剧为本”的戏剧批评应以深厚的戏剧历史和理论知识为基础,以较强的戏剧鉴赏能力为储备,以熟悉戏剧创作和舞台规则为保证。 它是在坚持戏剧美学原则的前提下,将艺术欣赏与理论完善融为一体的审美判断。

现代戏曲鉴赏论文_戏曲鉴赏_戏曲鉴赏教材

有专家认为,目前的戏剧批评情况并不理想。 除了批评生态的整体问题外,还在于戏剧批评与戏剧艺术本体的相对分离。 戏剧作品的描述、解读、评价和标准化往往不一致。 不幸的是,它表现出明显的“非戏剧性”倾向。 显然,进一步加强戏曲理论的发展和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

昆剧《追梦》

歌剧批评应该成为歌剧艺术发展的磨刀石。 近年来涌现的英雄模范、时代题材剧的社会意义不言而喻,但客观地说,艺术表现力优秀的作品并不多。 批评家在评价这些作品时,往往刻意强调它们的宏大主题和器乐功能,但并不是没有发现它们的艺术局限性,而是大多刻意视而不见,或视而不见,或忽视他人。 敢于发声的批评者比其他人更能批评。 来的越来越少了。 这种批评忽视了艺术本身的意义和属性,难以为戏曲艺术的发展提供有价值的理论参考。

昆剧《梧桐语》

歌剧批评应关注舞台艺术的独特规律。 当前的戏曲批评多侧重于分析思想主题、人物塑造、语言风格等一般意义上的文学因素。 很少有人关注歌剧传达主题的具体方法、塑造人物的独特方式以及组织语言的独特魅力。 详细讨论; 至于对歌剧的表演、音乐、舞台美进行专业深入的分析,更是凤毛麟角。 文学分析固然重要,但正因为歌剧具有不同于文学的独特属性,用文学方法来主导歌剧批评终究是不可取的。

京剧《汾河湾》

戏曲批评应立足于戏曲艺术特定的审美规律。 用戏剧尤其是真剧的审美方法来评判歌剧是不科学的。 歌剧具有更丰富的形式审美资源,更善于表达生活常识、人性、社会常识,追求舞台上呈现的虚拟美。 如果按照戏剧标准来评价歌剧,难免会出现审美偏差。

提高戏曲批评的审美品格和文化功能,不仅要依靠批评生态的整体优化,更要摒弃工具主义,超越文学成见,尊重戏曲美学,坚守戏曲本体。 ,并发展真正的“戏剧性”歌剧批评。 “戏剧为本”的戏剧批评应以深厚的戏剧历史和理论知识为基础,以较强的戏剧鉴赏能力为储备,以熟悉戏剧创作和舞台规则为保证。 它是在坚持戏剧美学原则的前提下,将艺术欣赏与理论完善融为一体的审美判断。 歌剧批评应该是“戏剧性的”,也可以是“戏剧性的”。

作者/穆海亮(河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文章原标题/《戏剧批评要尊重戏剧美学》

扫描欣赏作者

您的鼓励是我坚持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