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星报朴建民的把戏演技才是戏曲的精髓

戏曲鉴赏_尔雅戏曲鉴赏作业答案_戏曲鉴赏教材

尔雅戏曲鉴赏作业答案_戏曲鉴赏_戏曲鉴赏教材

《回到荆州》剧照

尔雅戏曲鉴赏作业答案_戏曲鉴赏_戏曲鉴赏教材

《廉官于成龙》饰演于成龙。 李超 摄

戏曲鉴赏教材_戏曲鉴赏_尔雅戏曲鉴赏作业答案

《五关外》饰演关羽

尔雅戏曲鉴赏作业答案_戏曲鉴赏_戏曲鉴赏教材

《金沙滩》剧照

尔雅戏曲鉴赏作业答案_戏曲鉴赏_戏曲鉴赏教材

《轩辕皇帝》剧照

蒲建民,汉族,1973年5月出生,陕西省陇县人。 现任甘肃省兰州歌剧院院长。 主要攻击徐生、武生、洪生。

代表剧有成龙主演的《清风阁》、张元修主演的《清风阁》、杨继业主演的《金沙滩》、杨延景主演的《辕门斩子》、刘备主演的《回荆州》、《邓点点》薛平贵主演的《精忠报国》,杨博主演的《五关斩六将》,关羽主演的《美人案》,于媛主演的《出堂邑》,黄宇主演的《生死牌》伯贤、李源主演的《临潼山》、周瑜主演的《柴桑关》、吴云钊主演的《南阳关》、朱春灯主演的《放开我》。

曾获中国首届秦腔艺术节表演奖、中国第二届秦腔艺术节优秀表演奖、中国第七届秦腔艺术节优秀表演奖、甘肃省首届红梅比赛一等奖、第四届甘肃省秦腔艺术节优秀表演奖。 红梅大赛红梅特等奖。

近年来,兰州演艺集团和中国歌剧剧院推出了一批深受好评的歌剧佳作。 其中,2016年首演的秦剧版《贪官于成龙》广为人知。 该剧根据上海京剧院同名剧目改编。 《京剧移植》是一部大型新历史剧,受到了众多剧迷的强烈关注。 这次采访的是饰演于成龙的演员朴建民。

记者曾在兰州音乐厅观看过《清官于成龙》。 朴建民在舞台上扮演于成龙。 他把一个七十多岁的清官演绎得堪称完美。 没想到,当记者见到他时,发现他是一位中年男子,可见他对老人的姿势和步伐的描绘很细致。 说起自己最喜欢的秦腔,他侃侃而谈:“我出生在陕西省陇县的一个小山村,从小到大,每年过年过节我都喜欢去看戏。虽然我不喜欢看戏。”明白了歌声的含义,从那时起,我心里隐隐约约地意识到,我将与歌剧结下不解之缘。”

据蒲建民回忆,上小学时,他记不住课文,但歌词和朗诵却朗朗上口。 “那是因为我一有机会就听歌剧广播,跟着我一起唱,就像着迷一样。久而久之,就变得朗朗上口了。” 于是,他就读于当地的歌剧学校。 由于台风已经比较成熟,朴建民一上台就开始接角色,而不是从跑龙套开始。 如此高的起点并没有让朴建民感到自豪。 他说:“当时我还太小,但我比其他同龄的孩子更能模仿老师的言行。老师教我什么,我就会跟着做。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抄袭的过程。” ”。 ,当时我把四功五法做得很好。 四技是指唱、念、做、奏四种基本功; 五法是指手、眼、身、法、步。 现在想来,我当时并没有这么做。 我没有结合自己对人物的经历。 那时候我看的书多了,听的也多了。 我听说戏曲和历史故事有关,所以我就看书、讲故事,利用业余时间补充一下对人物背景知识的了解,以便更好地理解他们。 记者问他,作为一名歌剧演员,如何从模仿到对角色加入自己的理解和创新。 他表示,对于每一个演员来说,在表演中加入自己的思考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需要达到真正的理解。 而且35岁以后恐怕还要学习如何刻画人物。因为戏剧就像生活,很多人物都需要在生活中磨练,达到一定的阅历之后才能理解。 只有这样,才能“把戏演活”。

多年来,朴建民擅长扮演徐生、武生、洪生等角色。 他对这些人物有着深刻的理解。 他说,比如关羽这个人物,就是典型的洪圣人物。 其面部以红色为主,辅以细小匀称的蓝黑色线条和图案。 他脸颊方正,鼻子挺直,眼睛明亮而有神,下面垂着长长的黑胡子,上面戴着一顶英气十足的孔盔。 孔子头盔的颜色以红、蓝、白为主。 其图案装饰酷似雄伟的中国传统建筑,头盔上饰有红色。 绒球密集高大,顶部大火焰两侧特意饰有卷曲的珠须,向左右两侧辐射,起到了张扬的作用。 这是典型的儒家勇将脸谱装饰,生动地表现了一个忠诚、勇敢、威武的将军的风范和风范。 红色是积极的颜色,象征正义。 在中国传统戏剧表演中,它总是与忠臣联系在一起。 关羽对以刘备为代表的皇室的忠诚是众所周知的。 他内心有一股凶猛的忠诚,外在形象以红色为主色调,再加上活泼的面部表情,真正达到了表现力的艺术效果。 秦腔脸谱的“写实”表现形式,体现了创作者独特的英雄价值观和对此类人物杰出的审美评价标准。

歌剧角色的划分。 朴建民也有自己的理解。 他说,无论是秦剧还是其他剧种,其共同特点是褒贬分明、注重细节。 在形象创作中,不仅要求形式与精神并重,更寄托着创作者对人物性格、品德的评价。 这种贬低和赞扬往往通过人物的动作、神态,甚至妆容、着装等外在造型表现得淋漓尽致。 比例把握准确,手法多样。 有时很直白,有时则比较委婉。 在图像处理方面,体现了创作者的道德理想和审美理想的一致性。 比如秦腔舞台上的关羽,红脸、青蟒、三长须。 他用强烈的色彩来衬托出庄严、磅礴的气势。 他的歌声高亢激昂,充满生机。 他的动作非常精致。 令人震惊的是,有时当他出现时,连主人头盔上的珠子都沙沙作响。 这种艺术处理凸显了关羽的勇敢和威严,也体现了历代民间艺人对关羽的崇敬和赞美。

2016年以来,《贪官余成龙》的生动表演,让浦建民对戏曲有了更深的认识。 他说,在《清官于成龙》的移植过程中,我尝试了很多新的表演方式。 该剧不仅是音乐节奏的彻底改造,更是民族歌剧的琴腔琴音与西方音乐“交响乐”的联姻; 演出行业的变革也是一次非常艰难的转型。 对于习惯留胡子、秀头发的朴建民来说,这部剧的排练过程并不轻松。 “这是一部清朝剧,官服没有袖子,也没有长胡子,我要尽力克制自己几十年的表演习惯,仔细思考每一个一颦一笑,很不容易,但我从来没有厌倦了,因为对于歌剧演员来说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随后的演出得到了观众的强烈反响。 京剧版的花脸变成了秦剧版的老生,京剧版的老生又变成了秦剧版的花脸。 演出行业的这种变化并非刻意为之,而是基于剧团演员的艺术特点和兰州观众的期待。 由于学生的欣赏和网络角度的传播而做出改变。

从13岁第一次登上舞台到现在,朴建民的歌剧人生已经走过了三十多年。 盛年之际,他依然孜孜不倦地追求歌剧的美与灵魂。 戏曲表演中有一句话,叫“戏活”。 “经验丰富的演员能够将自己融入角色,在扎实的基本功前提下注重细节,将表演完美到极致。手势、皱眉、微笑、眼神、动作都在角色的脉络中, ”总而言之,戏曲表演集文学、音乐、舞蹈、美术等多种艺术形式于一体,采用“以虚传实、以虚传实”的写意风格。以形传神,在一个舞台上呈现万千世界。 而深入挖掘戏曲的内涵,将戏曲之美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是每一个戏曲工作者孜孜以求的目标。”浦建民说。